华安基金内忧外患,料投资额度为30

上海4月8日电–中国华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炳旺周二透露,华安第二只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基金正在报批中,预计该基金的投资额度在30-40亿元人民币,将主要在亚太市场选择股票投资机会.

  中国基金史上一块难以愈合的伤口。

李炳旺是在上海参加一会议间隙对作出上述表述,他并提到,该QDII基金去年11月份已经上报管理层待批,其海外投资顾问是环球投资基金公司–富达基金(Fidelity
Funds).

  五年坎坷之后,国内首只试点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基金——
华安国际配置基金,将于今年11月初进入清盘程序。

他称,”目前正在申请过程中,等拿到资格以後,看市况,我们是觉得,如果美国次贷危机影响慢慢降低…到下半年会是很好的时机.”

  2006年9月至10月,华安国际配置基金通过工商银行发行,首募规模1.96亿美元,逾1.66万户投资者成为该基金的持有人。鉴于自身缺乏海外市场的投资经验与能力,华安基金公司在该基金的运作过程中,主要依靠其境外投资顾问雷曼兄弟,基金资产主要投资结构性保本票据,并由雷曼兄弟承担对结构性保本票据的保本责任。

华安基金是国内首只试点QDII基金的管理人,并获得5亿美元的QDII投资额度.公司于2006年9月推出了中国首只QDII基金–华安国际配置基金,该只基金募集约2亿美元的资金.

  2008年9月,在金融危机中,因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华安国际配置基金公告暂停赎回,华安基金公司宣布将承担该基金的到期保本责任。此后,华安基金向上海高院起诉雷曼兄弟,申请冻结雷曼兄弟在中国境内的部分资产,以赔偿相关损失。

–发稿 丁淑琴/林琦

  2011年9月20日,华安基金公告称,在上海高院2009年6月审理本案后,华安基金与雷曼兄弟经过漫长谈判,达成和解协议,雷曼兄弟应向华安国际配置基金支付4488.99万美元的和解款项本金及其利息。华安基金预计在收到和解所得后,国际配置基金的每份净值可达到约0.97美元。同时,在华安国际配置基金的第一个保本周期于2011年11月2日到期后,该基金将正式终止,进行清算和财产分配,且无论和解所得是否收到,华安基金都将履行到期保本承诺。

  因在产品设计环节存在先天性缺陷,华安基金公司将不得不为首只QDII基金支付一笔沉重的学费。但华安国际配置基金仅是其麻烦事之一,华安基金公司当前还面临其他多重挑战,包括在其他两只QDII基金上的巨额亏损、公司高层的动荡不安,以及公司管理方面的历史欠账等。

  QDII基金连续巨亏

  在获取华安国际配置基金批文的过程中,华安基金曾经费尽心机。当时,任职华安基金总经理的韩方河是国内基金业名列前茅的强权人物,一向以在上层公关方面长袖善舞而闻名遐迩。正是在他的力推之下,华安基金才如愿斩获首只QDII基金的试点资格。

  巧合的是,就在华安国际配置基金的发行过程中,上海社保案“拔出萝卜带出泥”。2006年10月16日,华安基金发布公告,韩方河因涉嫌个人违纪,正在协助调查。2007年9月,上海一中院作出判决,韩方河因受贿400多万元及共同操纵股价罪,被判处有期刑18年。

  “这只基金产品的设计主要是由老韩定的,(他)把第一只QDII产品就做成保本基金,实在没什么意思。”一位曾与韩方河共事的前华安基金高管说。

  更不幸的是,华安国际配置基金的境外投资顾问和保本人都是雷曼兄弟。“这只基金的最大教训就是太相信老外了。现在看,要管好QDII产品还得靠我们自己。”华安基金的一位现任高管说。

  因在管理方面过度依赖雷曼兄弟,华安国际配置基金给华安基金公司及其投资者造成惨重损失。在今年11月初基金清算时,华安基金将需要拿出逾4780万美元自有资金,用于补偿投资者损失,但公司何时能从雷曼兄弟拿到4488.99万美元的和解款项本金及其利息,则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对于华安国际配置基金的投资者来说,在经过5年的漫长等待之后,虽然从名义上拿回了本金,但是,据好买基金研究,“假如有投资人以人民币换成美元投资该产品,2006年11月2日1美元可兑换人民币7.875元,而目前美元兑人民币是6.3843元,如果投资者从认购开始持有,一直到现在,汇兑带来的损失达18.93%。”

  继华安国际配置之后,华安基金公司分别于2010年9月、2011年5月发行成立了华安香港精选、华安大中华升级两只QDII基金,截至2011年10月13日,它们的公告净值分别为0.788元、0.841元,亏损幅度分别高达21.2%、15.9%。

  由于在QDII产品的开发和管理方面缺乏应有的专业判断能力,华安基金在QDII基金产品方面接二连三地遭遇惨败,这对其投资者造成了深刻伤害。

  公司高层震荡不断

  与QDII基金的连续巨亏相伴随,华安基金的经理层近年来亦陷入频频震荡之中。今年以来,华安基金已数次发布基金经理或高管变动公告。

  3月15日,华安基金发布公告,正式宣布华安基金总经理助理兼首席投资官王国卫离职。而早在去年七八月,关于王国卫将辞职的消息就已满城风雨。

  王国卫曾在华安基金的中方股东上海国际信托工作,1998年加入华安基金,历任基金安信、基金安久、华安180指数基金的基金经理。在2009年底至2010年2月的华安基金总经理选秀中,王国卫曾是参与角逐的候选人之一。

  继王国卫离职之后,8月24日,公司副总经理李炳旺公告离职。李炳旺来自中国台湾地区,从业经验丰富,自2004年起受聘担任华安基金副总经理,负责公司的后台运营。在李炳旺任职期间,华安基金在电子商务方面多有建树。

  9月17日,华安基金发布公告,宣布公司董事长俞妙根已于9月6日离职,董事长职务由总裁李勍代任。

  9月24日,华安基金再度发布高管变动公告,公司副总经理韩勇离职。

  华安基金一连串的高管变动令市场感到震惊。知情人士分析,继韩方河事件之后,华安基金经理层之所以再度震荡不安,其根源或与2009年底至2010年2月的华安基金总裁选秀有关。在上次竞聘中,来自上海证交所的李勍获胜,令业内外备感诧异。

  此前,李勍并无基金管理经验,而参与竞聘的原博时基金副总经理李全、原华安基金总裁助理兼首席投资官王国卫等都是相当资深的业内人士。据悉,当时,王国卫参与竞聘,获得俞妙根的鼎力支持,亦曾抱有相当胜算。在竞聘结果大局已定之后,关于该次选聘受到操纵、缺乏公正性的传闻不胫而走,在市场广为流传。

  中国基金史上一块难以愈合的伤口

  作为一个人才密集性行业,基金公司保持骨干人员的基本稳定,这是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基石。当华安基金公司的高层人员在走马灯地更换之后,如何保证正常的基金管理水平不受影响,十分令人关注。

  除了上述已确认的经理层人员变动外,现任华安基金常务副总经理邵杰军将离职的传闻亦已传得沸沸扬扬。

  过度频繁的人事变动将对公司内部能否保持正常的管理构成严峻挑战。值得一提的是,在韩方河事件之后,华安基金的人事就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公司内部管理险情频发。

  2007年8月,华安基金卷入“上电转债事件”。2007年8月15日,华安宝利基金持有上电转债共25370张,因8月14日收市之前没有及时转股或卖出而被发债人赎回,造成愈314万元的损失,华安基金最后被迫动用风险保证金弥补了该交易的价差。

  2009年4月13日,华安上证180ETF爆发申购赎回清单错误事件。当日,华安基金公司提供的上证180ETF申购赎回清单出现错误,导致基金实时参考净值显著高于二级市场价格,引发显著套利交易,造成损失,并形成了较坏影响。

  公司治理缺失,风控制度不严,这是华安基金公司的顽疾。在韩方河事件中,华安基金公司动用巨额基金资产,参与操纵海欣股份的股价,同样是出于这个根源。案发五年来,除韩方河被判刑之外,无论是华安基金公司,还是其他相关责任人,至今都未受到应有的惩处,这已成为中国基金史上一块难以愈合的伤口。

分享到: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